松原網主頁 > 時尚 > 正文 >

彭蕾:從月薪500到6300億帝國掌舵人,她的職場信條值得學習

2020-04-06 20:01:05 來源:互聯網 閱讀:-
【摘要】彭蕾自1998年作為“隨軍家屬”跟隨丈夫孫彤宇入伙馬云的創業團隊,成為阿里巴巴十八位創始人之一,當時每個月只領500元工資。。在阿里,她做了10年HR,一手打造了阿里價值體系,挖掘了阿里CTO王堅、副總裁童文紅等人才。

彭蕾自1998年作為“隨軍家屬”跟隨丈夫孫彤宇入伙馬云的創業團隊,成為阿里巴巴十八位創始人之一,當時每個月只領500元工資。。

在阿里,她做了10年HR,一手打造了阿里價值體系,挖掘了阿里CTO王堅、副總裁童文紅等人才。

39歲,她出任支付寶CEO;42歲,她出任螞蟻金服CEO;現在,螞蟻金服的估值已經達到1000億美元(6300億元)。

在阿里內部,她的聲望極高,也被稱為“女版馬云”。

彭蕾:從月薪500到6300億帝國掌舵人,她的職場信條值得學習

無論老板的決定是什么

要把老板的決定變成最正確的決定

馬云愛吹牛大家都知道,不少吹過的牛皮最后都成真了,其中少不了彭蕾的功勞。

彭蕾曾說:

無論馬云的決定是什么,我的任務都只有一個——幫助這個決定成為最正確的決定。

彭蕾:從月薪500到6300億帝國掌舵人,她的職場信條值得學習

阿里創業之初,彭蕾擔任阿里的HR,管錢管人管市場,馬云有點什么想法,她就得想方設法實現。

譬如,當時馬云價值觀爆棚,“獨孤九劍”、“六脈神劍”這樣的神奇提法層出不窮,聽起來頭頭是道,做起來誰也不知道什么鬼。

沒辦法,彭蕾只能一條條琢磨著變具體、落地實現:

“六脈神劍”中說要“團隊合作”,彭蕾就規定為:有意見開會說,開完會埋頭干,免得當面沒意見,背后牢騷多。

“客戶第一”,就是要把客戶當成衣食父母,積極為客戶解決問題,站在客戶立場思考問題。

“誠信”,就是言行一致,不受利益和壓力的影響。

彭蕾:從月薪500到6300億帝國掌舵人,她的職場信條值得學習

2010年阿里年會,馬云對新上線的支付寶非常不滿意,把警察出身的支付寶總裁邵曉鋒當場罵哭。

隨后,馬云令旗一揮,讓之前只做過人事和財務、對技術一竅不通的彭蕾接管支付寶。

彭蕾二話不說,立刻走馬上任,進入了這個自己完全不熟悉的領域。

她帶著團隊沒日沒夜地加班,聽取用戶意見,一步步完善支付寶網購功能,最后把支付寶做到了2.7億,日交易量12億的成就。

說到這里,你看出來了嗎?無論馬云再怎么異想天開,說了什么再離譜的話,彭蕾的任務只有一個——把他的話變成現實。

這樣的員工,才是老板最喜歡、最信任的,老板需要的是能夠把自己的意愿落地成現實的人,而不是處處和自己唱反調、出工不出力的人。

然而,有多少人能像彭蕾這樣“聽話”?

在職場上,不少人性格比較自我,對同事、老板分配的事情總有一份抵觸,要么嘴上不說、心里不悅;要么強烈反駁或行動抗拒。

劉強東曾對下屬說過:

我請你來,不是證明我的決策是錯誤的,我請你來是把我的決策落實到位、執行到位!如果有困難,你要想辦法如何完成。

商場如戰場,一個軍隊最需要的就是執行力,企業也如此。

如果老板做的決定下屬不能堅決執行,那么這個企業一定不會長久,更因為缺乏戰斗力而土崩瓦解。

這個世界最害怕冷靜又瘋狂的人


掌管支付寶8年,彭蕾一個技術小白,居然能把支付寶從無做到大,占據現在將近50%的市場份額,靠的就是一句話:

這個世界,害怕的是冷靜又瘋狂的人。

這個世界,不怕冷靜的人,因為人一冷靜,骨子里的熱血就會冷下來,少了勇往直前的沖勁;

這個世界,不怕瘋狂的人,因為人一瘋狂,就會失去理智,最后自取滅亡。

只有冷靜又瘋狂,才能在紛亂的變局中,找準問題的本質,以冷靜柔軟的力量,將危機化解。

案例一:

2010年,彭蕾入主支付寶,同年6月,央行第二代支付系統“超級網銀”震撼上線,宣告“國家隊”殺入支付領域。

有人就說,支付寶這次完了,人家有國家信用當背書,怎么和他們斗?

彭蕾不聲不響,在不斷完善支付寶網購功能的同時,還做了另外一件事——公共事業繳費。

這種“臟活累活”,需要把所有城市、所有基礎設施的支付系統全部打通:供水、供電、供氣、通訊、網絡...

金融機構再強大,也很難放得下身段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。

但彭蕾和她的團隊就這樣堅持做了下去,并把這件事做到了極致。每個城市、每個管理部門,一家家談合作、一個個改系統,與支付寶銜接、測試、運轉...

就靠著這番扎實的苦功,支付寶深入人心,把其他金融機構的支付工具都打敗了。

案例二:

2013年,支付寶正式推出余額寶,投資門檻降到了1分錢,迅速橫掃金融市場。

老百姓奔走相告,原本屬于銀行的存款瘋狂地涌入余額寶,銀行非常窩火,于是聯合打壓余額寶。

馬云非常憤怒,但于事無補,還是彭蕾挺身而出力挽狂瀾,她非常清楚銀行家們害怕的是什么。

一方面,她給足銀行大佬們面子,力捧銀行的地位,并對余額寶的定位做出解釋:

余額寶不是阿里的戰略級產品,它從來不是為了顛覆誰或打敗誰而生。銀行才是金融體系的主動脈,互聯網金融只是毛細血管。

翻譯過來就是示弱:我們就是小生意,動不了你們一根毛,大哥請放過我們。

另一方面,她用數據向銀行們證明:

余額寶總量看著大,但跑出來的存款只占存款總量的1%,對銀行來說毛毛雨;

余額寶人均投資才5000元,這說明,跑出來的本來就是銀行懶得招呼的小客戶。

這下子,銀行才明白過來,支付寶和銀行搶的根本不是同一碗飯。

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建行,把支付寶的備付金主存管行從工行挪到了自家,成了這場風波的大贏家。

但更大的贏家是彭蕾和她的余額寶,經過這一場風波,余額寶再也難以找到阻攔它的勢力,最后一路飛奔向前。

彭蕾:從月薪500到6300億帝國掌舵人,她的職場信條值得學習

在阿里19年,執掌支付寶8年,彭蕾戰功赫赫,把螞蟻金服做到了1000億美元(6300億元)估值。

2017年胡潤百富榜公布,彭蕾以400億的身家位列阿里系第二名,僅次于身家2000億的馬云。

2016年9月,彭蕾在《財富》全球50大最具影響力女性中排第16名,比滴滴總裁柳青、華為董事長孫亞芳排名都要高。

不過,對于名和利,彭蕾并不在乎,當年拿著500元加入阿里,為的就不是高薪,只是覺得,“跟著這么一群興致勃勃的人做事,會比較刺激好玩”。

如今,她已經功成名就,20余年的忠心陪伴,成為馬云最不可或缺的助手,這次卸任螞蟻金服董事長,也必定是馬云對她另有重用。

外界更好奇的是,作為女性,在踏入男性占主導地位的世界時,是什么想法支撐她走過來的?

或許正如她所說的那樣:

“我要付出200%的努力,證明我的決定是正確的,而且證明我可以比你創造更大的價值,更好的體驗,給到周圍這些人,給到社會?!?/strong>

推薦閱讀:蘋果手機查找我的iphone在哪里

亚美车智汇赚钱模式 二分钟时时彩开奖结果 湖北30选5中奖规则 山西快乐十分任五遗漏 打开青海快三 广西11选5预测 内蒙古十一选五什么时候开奖 股票开户佣金 贵州快3最新开奖快结果 北京快三助手下载 手机股票游戏中文版